頭部
排列五
當前位置: 首頁 > 走進東莞 > 文化東莞 > 民間藝術 > 歌 謠
黃梅戲:接力賽中的輝煌
中國東莞政府門戶網站   2012-11-26 11:40  來源: 中國文化報
【字體:??

  說到安徽戲劇,人們自然想到黃梅戲。20世紀的后50年,黃梅戲的發展進入全盛時期,這一時期可劃分為三個階段:即新中國成立到60年代初為第一個發展階段,形成了空前繁榮,安徽戲劇人叫它“梅開一度”;自改革開放到1992年,是黃梅戲第二個發展階段,形成了再度繁榮,可稱之“梅開二度”;20世紀末21世紀初應該是黃梅戲的第三個發展階段,是“梅開三度”。每一度“梅開”,都會涌現許多優秀劇作和表導演人才。這種階段性劃分,好比田徑場上接力賽,戲劇工作者好比運動員,他們接過一棒又一棒,不斷贏得接力賽中的輝煌。20世紀50年代,是一個百花齊放推陳出新的年代,適合戲劇藝術的生長發育。《天仙配》、《女駙馬》、《羅帕記》是這一階段產生的代表性作品。嚴鳳英、王少舫、潘景利等優秀表演人才的藝術天分由此得到充分展示;黃梅戲從一個地方小戲發展成一個大的地方劇種,是安徽戲劇工作者在黃梅戲發展繁榮期第一個階段對中國戲劇作出的卓越貢獻。十一屆三中全會,黃梅戲迎來了第二個藝術春天。《風塵女畫家》、《柯老二入黨》、《無事生非》、《西施》、《紅樓夢》等等一大批劇作如同雨后春筍般出現,黃新德和馬蘭主演的《紅樓夢》獲文華大獎、梅花獎,形成的二度繁榮使得黃梅戲愈加成熟。目前,從安徽劇目的生產、作品的輸出、人才的培養、理論研究以及圍繞戲劇發展所制定的配套政策等方面看,已經形成了第三次繁榮,成為新世紀安徽戲劇最引人注目的風景。

  因為安徽有黃梅戲,傳統劇目題材成為主流。近年來,安徽劇作家辛勤耕耘,不斷迎來了劇目創作的豐收,不斷出現有藝術創新意識的好作品。它們紛紛掙脫傳統戲劇的束縛,各自閃爍異彩。

  《徽州女人》用“嫁、盼、吟、歸”四幕結構,塑造出一個集中了中國傳統女性美德的藝術形象,它反映的是明清兩代徽州,包括整個中國封建社會女性的悲劇命運,反思的是整個中國封建社會文化的沉重和壓抑。

  黃梅戲是特別強調傳奇性的戲曲的一種,講究扣人心弦的故事。這些年來,文學創作的淡化情節一說已經普及,那些淡化了的情節卻濃化了情感的作品同樣得到認可,詩化結構于是自成一格。《風雨麗人行》表現吳芝瑛、秋瑾、徐淑華3位知識女性的姐妹情誼,淋漓抒寫了三人之間風雨同舟、生死與共的情感,真正把一部劇作寫成了情深意長的詩作。《風雨麗人行》的詩化結構,把視角聚焦在知識女性的情感深處,使黃梅戲舞臺上豁然開朗地展示出一種儒雅風范。

  《秋千架》寓意深刻。封建科舉制度是中國舊文化的悲哀,扼殺天性,窒息生命,葬送人的創造力。蕩慣了秋千的青年女子楚云,從秋千架下感受到了生命的美好、自由的價值。她用“玩”,代父完成了鄉試。由此,也得到的是玩本身的樂趣,她贈與情郎的信物是一只蟈蟈。這是她對生命的關注和熱愛,是她天性的留存。楚云,用對天性的追求解救了自己,也解放了木乃伊般的金身公主。她給公主看蟈蟈,讓她知道世界的奇妙。在這里,天性戰勝了世俗,自我戰勝了命運的強迫。

  以上三部劇作,帶著對傳統戲劇的認真審視和深入思考,進行著頗多新意的藝術探索,角度不同卻殊途同歸,層次有別卻異曲同工,使黃梅戲的青春活力得到盡情釋放。安徽文化底蘊深厚,人杰地靈。安徽應有更多更好的劇目出現,但黃梅戲有好演員,問題是沒有更優秀的劇本。這使得人們在瀏覽黃梅戲時,總感到欠了一把火,缺少了一股勁。就主觀方面來探索,安徽劇作者的確有一個藝術上提高的問題。藝術的競爭,不管我們承認不承認,正在愈演愈烈。嚴峻的事實告訴我們:誰的競爭意識強,誰就主動。我們把黃梅戲的發展階段比作田徑場上的接力賽也合乎此意。我想,只要一棒又一棒跑下去,安徽黃梅戲一定會取得真正的輝煌。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文章關鍵詞:
相關新聞
主辦單位:東莞市人民政府辦公室    承  辦:東莞市政務服務數據管理局    網站標識碼 : 4419000098
粵公網安備 44190002000375    備案號:粵ICP備19114884號    技術支持:開普云    聯系我們

您訪問的鏈接即將離開“東莞市人民政府”門戶網站,是否繼續?